【秀美彝村】坡垤村,一个仙气飘飘的地方。-元江徒步



时政丨运动丨文化丨历史
《元江一个被太阳眷恋的地方》系列:坡垤村,一个仙气飘飘的地方
文:雅兰
我承认,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个坡垤村,也不知道这里是彝族的聚居地,更不知道,坡垤村的土掌房将会以一种惊艳的姿态闯入我的眼眸,牢牢绊住了我的心。
下雨,元江的天气,难得的凉了下来,车一路环山而行,越往高处走,温度越低,爬到山顶,一棵凤凰花茂密无比,遗世而独立的站在路边,翠绿的羽状叶片,火焰一般的花朵瞬间烙疼了我的双眼,远处j甄吧,青山如黛,一层又一层的薄雾似轻纱,把山峦遮住,欲语还羞的摸样,这一刻,我站在凤凰树下,遥望远山,第一次体会江山如此多娇这句话。胸口有种情绪方永刚,竹下俊想要蹦出来,我说不清那是什么马晓年,只觉得,想对着这样的美色,呐喊,嘶吼。车再行几个弯,雨下得大了些,忽然有人惊叫一声“啊”白金之国,我一回头,天啊,蟑螂怕什么这是什么鬼啊,山坡上一片土黄色的土掌房鳞次栉比,在半山烟雨中,美得像童话里的城堡。车停了,没人说话,也没人下车,只静静的看,山坡上,那一抹土黄的暖色,在烟雨中,庄严肃穆而又飘渺悠远,整个坡垤笼罩在云山雾罩之中,恍若仙境。有人拿出手机赶快拍照通关手,才一分钟,眼前的景象忽然消失,被一片白雾遮住,而且是完完全全的遮住,恍若一梦。
雨小了些,下车关银屏无惨,进村,村里的彝族妇女专门给大家唱了彝族的“阿哩调”,唱完后,其中一个农妇说了一句话,让我很动容:“我们彝族人,好多不懂汉话,说不来,我们希望有人能来教教我们认认汉字,这种么才能让我们彝族呢歌不要打失掉灵动鬼影实录。”这一句“打失”是方言,也就是丢失的意思,太质朴了,一个民族,就该保留她原来的本色,而现在,太多的被同化,让人走到哪里都觉得是一样的,一个地道的农妇,尚且知道,不能把自己的本色丢掉,不得不让人深思一些东西啊。

“阿哩调”的演唱者
雨停了,空气里的水分饱胀而多情,顺着石板路,在这暖暖的土黄色里,漫无目的的走ca1309,坡垤村依山而建,临水而居,峰环水抱。土掌房是彝族的传统民居,其主要建筑材料是泥土、木料、石块,以石为墙基,用土(土坯)筑墙,墙上架梁,梁上铺木材,上面再铺上黏土用木棒锤实,形成平台房顶。土掌房多为平房,部分为二层或三层。层层叠落相互连通,你家的房顶就是我家的前院,家家户户都可爬上梯子通过屋顶“串门子”。彝族土掌房多依山而建,层层叠落,相互连通,远远看去甚是壮观。无论是从自然还是审美的角度看,土掌房都是实用性和审美性的完美结合,
这里,每一面墙、每一块砖都留着岁月的痕迹,走到一个路口青年汇佳园,一棵老树,没有一片叶子,枝桠散乱以一种怪诞的姿态伸向天空,空气里的水分饱胀到就要溢出,我手欠,拿手指头一捅,天,破了,水流了出来家校路路通,撑起一把红伞,站在这烟雨里等,你若不来,我就把天候老。
许多人,认真的说,是许多女人军星网,都会有个梦想,有一个爱的人,有一间房,房前种花,屋后种菜,门口有条狗,屋内有个男人,然后,抱着猫岚县政府网,守着狗,和男人一起,温软的慢慢把时光变老。
这个仙气飘飘的坡垤村帝皇书,或许,会满足女人的这个幻想。雨中坡垤村


图文编辑:文军

微信号:yjtbx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