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专题】突尼斯第一站,吹开地中海蓝白小镇的风-昊子背包在路上
“无论给玫瑰冠以何名,它的芳香依旧。”
——莎士比亚
非洲大陆曲艺杂谈,无数人一去不思归的精神故土,那些热爱未知的探险家,曾把这里视作世界的尽头。每个热爱旅行的人,都对非洲有着天然的向往,包括我。
第二次踏上非洲大陆,没有选择那些举世瞩目的地方。我把目光投向了非洲大陆最北端的国家—突尼斯,在大多数人耳朵里听起来还很陌生,但恰恰是这个低调,开放,又丰富的小国家,蕴藏着说不完的惊喜炎龙勇士!成就了我对非洲最最美好的初体验。
蔚蓝的地中海亲吻着大城小镇,带来水一般的柔情;茫茫的撒哈拉大沙漠一望无际,风沙卷起漫天的沧桑。一半是海水,一半是沙漠,这里是突尼斯,看似矛盾,却带着一股浪漫。历史与文化在非洲大陆的最北端演绎出种种独特的风情。?
阅读突尼斯这本历史书,可以从首府突尼斯市开始。它是法国殖民统治时期建立的新城与阿拉伯麦地那融合而成的城市,有着明显欧洲城市味道,建筑多为乳白色,掩映在枣椰树、棕榈树和橄榄树的绿荫中,绿色的有轨电车穿梭在街道间。位于新城的布尔吉巴大街是以突尼斯第一任总统的名字命名,被誉为突尼斯的“香榭丽舍大道”,这里也是首都最繁华的商业街,两旁汇集了众多的饭店、旅馆、商店、电影院和咖啡馆,漫步其间,惬意非凡。
身为世界遗产控,吸引我的自然是那阿拉伯风情的老城麦地那。这里依旧保留着7世纪以来阿拉伯传统的布局和建筑风格,好似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在蓝色石门和镶嵌着阿拉伯图案的窗栏后面,是平静祥和的传统阿拉伯生活。
要问传统的突尼斯人如何生活白玉川,最好的答案就是去逛逛阿拉伯人的传统聚居区——麦地那。

但凡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大多经历过不同居民,不同时期审美判断的洗掠。城市其实跟地质年代层一样,是一层记忆覆盖一层。而留下的一些老建筑,像是难得保留住的化石,让人能一窥前朝的风采,但那毕竟只是躯壳,灵魂不复存在。
但,一座城市总有那么几处地方,可以从历史中活下来,深深与这里的人民,文化锁定,聚集着书本中造就遗忘的地方记忆。这就是麦地那,阿拉伯人文化中的“老城”。在很多阿拉伯文化影响的地方都有麦地那,但除了沙特的那一座。最有名的要属突尼斯市里的麦地那,这也是一处活着的世界文化保护遗产。
与市政府的广场相邻,麦地那处在城市的凹陷处。围绕这老城集市有多个出入口,通过他们进入窄窄的,阡陌纵横的巷道,穿过一家家各式小店,可以通往老城心脏的巴扎(集市)。
之所以说麦地那留着一座城市活着的精气神,是因为这里往往居住着最底层,最本地,世代相传的居民和营生。这里的人彼此熟悉,也与传统的生活方式熟悉。他们不在意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生活只在这几亩平方的折叠空间里。虽然不免有脏乱之处,潘南奎但却也比光线的商业大街有生命力的多。
和众多穆斯林城市一样,突尼斯城也有它的麦地那。穿过市中心的卡斯巴广场,当看到一片保存完好的古老街区时,我便知道在这里或许可以触及突尼斯人生活中最为市井的一部分。这里与其说是街道,倒不如说是巷道,窄窄的一条条小路两边是各种鳞次栉比的商店、作坊,以及阿拉伯风格咖啡馆等等。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和当地特色的时候在这里应有尽有,此时不安分的我并不满足于主干道的繁华和熙攘,想去旁边更深一些的想到里面一探当地人的真实生活羸弱的意思。但是面对蜿蜒曲折如同迷宫一般的麦地那,和对这座陌生的北非城市的畏惧,我事先询问了青旅的老板,他对我说你完全不需要担心,如果你在里面迷失了方向,当地人都会热心地告诉你出路甚至亲自带你走到主干道上。
在古老的麦地那穿行,自然少不了去当地典型的阿拉伯咖啡和水烟馆歇歇脚,点一杯地道的阿拉伯咖啡,看着几个当地人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张桌子上抽着水烟聊着天,便不难感受到这里悠然显示的生活节奏五行修神诀。在这些仿佛人类血管般复杂蜿蜒的街道中,除了墙上颇有趣味的涂鸦,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当地的年轻人,他们有些向游客兜售猎鹰合影,有些只是懒洋洋地翻看报纸。他们给了我和传统想象中截然不同的突尼斯印象:除了身边那些穿着长袍的女人和伊斯兰风格浓郁的建筑,他们所喜欢的明星、谈论的话题和我们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在掺杂着水烟味的空气中,时间静悄悄地流逝雅沫心,一去不复返。
突尼斯市的麦地那鳞次栉比的房屋让人体会到生活之味,如果说突尼斯市拥挤狭小的麦地那让人还残留着对于突尼斯的戒备之心的话,那么距离突尼斯市中心半小时的西迪·布·赛义德(SidiBouSaid)则会让你放下所有的不安,因为它的美丽和纯粹,以及游客们或许有些政治不正确但都彼此心照不宣的感觉——这里实在太像欧洲了!人们似乎都更熟悉也更喜欢这里的另外一个名字——蓝白小镇。
白色和蓝色是这里的主色调,每家每户门前或是窗外的各色植物装点着这个蓝白两色的世界,而坐落在地中海峭壁上的地理位置让这里成为不逊于欧洲人和海滨小镇的好去处。避开兜售商品的小贩、成双成对的情侣以及写生的学生,蓝白小镇的悠闲在于你可以花一整个下午无所事事地看着下方远处地中海面上寂静流动着的片片白浪;去闻空气中夹杂着草木清香和海水味道的闲散味道,或是看着夕阳渐渐染红海面直至坠入海平面之下,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滞了,你已经被所见到的一切感染并融入这座小镇的沧桑历史与平静现状之中。
若是去过一次西迪布赛,没有人会忘记她的模样。这是世上最美的小镇之一,白色房舍蔓延于街道两侧,蔚蓝色的窗框,拱门精致得醉人,这片蓝白小镇与湛蓝的地中海构成了童话里的世界。小镇位于距市中心20公里的地中海南岸,这里的房屋融合了西班牙安达卢西亚与阿拉伯的建筑风格脑白质疏松,将北非的粗犷风情和欧洲的优雅气息结合得恰到好处。白的墙、蓝的门、白的地、蓝的窗……一切都是那么纯粹清新,满街飘香的丁香花瓣,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小巷辗转间,透过身旁房屋的间隙,蓝色大海就在身边。海水的蔚蓝与房屋的洁白映衬,打造出十足的梦幻感,真的不负“蓝白小镇”之称。
小镇中心地带的草席咖啡馆可谓鼎鼎大名,我喜欢在这里小憩,慢慢享受松子薄荷茶带来的清凉。这家百年老店,以“进门上炕,脱鞋吸烟”的特色每天吸引着无数当地人光顾,当然也有很多像我这样慕名而来的游客外星人陈山。这里提供的烟,并非普通的烟,而是地道的阿拉伯水烟。坐在大炕上,吸着阿拉伯水烟,看着身边许多突尼斯当地人谈笑风生,蓝白小镇的市井之趣此刻跃然而生滕县保卫战。
抵达蓝白小镇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在小镇里的老牌餐厅吃了饭。突尼斯在饮食上既有北非传统的特色,比如库斯库斯炖肉,也会融合一些欧洲风格,前菜沙拉,羊排等等在很多正规餐厅都可以点到。受到法国生活风格的影响,突尼斯吃饭仪式感也很强。完全按照西餐的用餐习惯,一道道上菜,加上餐前酒餐后甜点,不留出两三个小时是不够的。按照他们的观念认为,吃饭就应该是和家人朋友认真共度,马虎不得的人生大事,既然入了乡,当然要放下琐碎杂念,认真享用。吃完饭后,往往还要再来一杯阿拉伯咖啡,或者薄荷茶。一开始并不熟悉的奇特味道,竟然在后来的旅途中渐渐爱上。
长得像毕加索的大叔,敞开房门欢迎路过的人进到家里,参观他的画。虽然画功一般,但是记录的全是这个蓝白小镇点点滴滴的光影和颜色,让人不仅羡慕他能够安然生活在这样一片不真实的美好小城。这座小城中奖囧事,本身就是一幅画,而画着小城的人,也是构成这幅画重要的一笔。
小镇在突尼斯已经属于商业和旅游业比较发达的地区了,有很多家咖啡厅和小餐馆,纪念品店等等。其中比较有名的两家咖啡厅,一家守着看海景最棒的位置。在这里的伞蓬下,聊天吹风看日落,不能更有诗情画意;另一家的名气则大得多,叫草席咖啡。这家咖啡厅坐落在高高的阶梯上,里面的座位都是草席铺成李宛书,需要脱鞋就坐,这里有正统的阿拉伯咖啡和薄荷茶,并且面对着小镇主街,可以一路眺望到远方的城镇。
这里的有名不仅是因为百年的悠久历史,还因为这里是毕加索,梵高等鼎鼎有名的大画家,都曾经光顾留恋的地方。如何你有时间,可以像当地人一样点一壶阿拉伯水烟,在迷醉的异域气息中,看时间缓缓消逝到暮霭沉沉。
往小镇的高处一直走,英雄联盟补丁怎么安装会来到一片视野开阔的小高地,这里可以俯瞰整座小镇与远方的海岸线,日落时分也是绝佳的观景点。小镇上有很多慵懒的猫咪,每天趴着晒晒太阳,或者跟游客讨要食物,你可以换回它坐在身边陪你看一时半刻的夕阳,也是旅途中才有的小浪漫。
【小tips】这里的餐厅价格会比城里偏高,因为毕竟是旅游景区,要做好心理准备。另外不建议在此购买纪念品比如马赛克拼贴,或者突尼斯特色外套。根据环游下来的价格这里是最贵的。
这样的蓝白小镇最适合日落前来到这家网红地草席咖啡馆(cafe des
delices)来坐上一坐,因为咖啡店地处峭壁的最边缘,又是绝佳观日落的位置,很多游客不停的涌入其中,老板也是没办法,规定每位进来坐的游客一定要在此消费,多少随意。但是……千万千万不要点几杯饮料,每杯里最少有三种水果榨的果汁混合在一起后不知道为什么超级难喝,在送饮料时他们会试图放下一盘小饼干,如果不想要可以say no,这不是送的,结账时要付费的。还是点杯基本款突尼斯薄荷茶比较靠谱,这里最出名的还有水烟,不妨试试。
Tips:
1. 整个小镇适合慢慢逛到黄昏看完日落再下山;
2. 小镇里有很多超级漂亮的地毯、挂毯、皮具、陶瓷的盆碗,第一天不建议买太多,后面还有麦地那的行程可以敞开了买,否则要一直带着也麻烦;
3. 网红咖啡店点饮料时会送上一盘小点心,这个是收费的,可以选择不要;
4. 这里会有拿着老鹰与你合照的人,如果想拍先询问好价格,1~5第纳尔(看你杀价的本领了),若不想拍一定要严词拒绝;
5. 不知道热情的突尼斯民众对中国有着怎样的了解,每当他们看到我都会大声说出“你好,China”!这时千万不要害羞,起码的微笑都是礼貌的回应;
6. 一般有庭院的都是住宅,没有主人的允许千万不要擅自进入;
7. 小镇中多为台阶或石板路,只能步行,最好轻装上阵;
穿梭在安静梦幻的蓝白小城,吹吹地中海的风,坐在当年毕加索梵高钟情的咖啡馆看日落;世界第四大清真寺,北非的伊斯兰中心,却把空无一人的整座广场留给我们独享;麦地那老集市里,可以用几百元买下几十年的手工地毯,那是撒哈拉的柏柏尔人最珍贵的家当;撒哈拉的无人区,点燃篝火文王梦熊,在当地音乐家的琴声中抬头看银河;两千年前的罗马竞技松桃教育网场,保存的比意大利更完好,却清清净净没有一丝纷扰;你可在高山上,随意敲开柏柏尔人传统的穴居,馕饼沾蜂蜜,感受千年的传统生活……关于突尼斯的一切,我甚至希望可以写成诗,做成歌,画成画吴敬琏传,让更多的人感受它的美。
突尼斯的迷人之处,一部分属于突破你对“广袤无垠”这个词语想象的撒哈拉沙漠,另外的一大部分则隐藏在首都突尼斯市的隐秘街道与历史废墟中。突尼斯因其扼南欧北非交通要塞的独特地理位置,除了各民族融合形成的独特文化之外,饱受战火蹂躏的历史也在某种程度上让突尼斯的传统生活变得暧昧难言,在这悠悠千年岁月面前,前面的古罗马统治时代太遥远,后面的法国保护地时代又太短暂。只有,地中海的风,夹杂着淡淡的茉莉香在突尼斯吹散。